英媒:还有2辆!一共100越南人

原标题:英媒:还有2辆!一共100越南人

备受中外舆论关注的英国埃塞克斯“货车死亡案”,昨晚又爆出新的猛料。
根据英国媒体的报道,不仅那3…

原标题:英媒:还有2辆!一共100越南人

备受中外舆论关注的英国埃塞克斯“货车死亡案”,昨晚又爆出新的猛料。

根据英国媒体的报道,不仅那39名遇害者可能都是越南人,而且近期可能有100多名越南人分3辆货车偷渡到了英国……

英国天空电视台就在其最新一篇报道中称,有怀疑自己亲属在英国埃塞克斯货车死亡案中遇害的越南家庭透露,近期从越南偷渡来英国的可能不止这一车的39人,而是多达100多人,涉及3辆货车。

来自这些越南家庭的说法还显示,三辆货车中的前两辆货车里的人都已经“安全”上岸,而此次出事死人的则是第三辆货车。

尽管英国天空电视台在其报道中补充说“这一说法还无法被独立验证”,但这家英国媒体又提到一名来自越南的天主教牧师Anthony Dang Huu Nam也表示他听说过类似的说法。

这名牧师称,据他了解有100多名来自越南贫困省份的人前不久曾经前往英国去寻找“新生活”。该牧师还称一些越南家庭已经“确认”他们的亲人在这趟悲剧的旅途中遇难,一些担心自己亲人遇害的家庭也为此寻求过他的帮助。

此前,多家外国媒体曾报道过一名26岁的越南女子曾在此次货车死亡案发生前一天给其在越南的家人发去短信,称自己“无法呼吸,快要死了”。

而根据英国天空电视台等媒体的最新报道,这名女子的父亲透露偷渡者曾宣称这是一条“安全“的路线,是”坐飞机和乘车“过去的。

”早知道她走的是这么一条(危险)的路,我肯定不会让她去了“。

在英国路透社的一篇最新报道中,一位越南父亲在接受采访时也很肯定地表示他的儿子也是39名遇害者中的一员,他的家属也都一致认定他前去英国谋生的儿子死在了英国那辆货车里。

一名19岁的越南女孩同样被她的家人怀疑在此次事件中遇害。根据英国媒体的报道,这名女孩为了能去英国的美甲行业打工,缴纳了1万美元的费用。

一名20岁的越南男孩的父亲则表示他儿子前不久曾表示会和一伙人一起从巴黎前往英国,但之后便一直失去联系,这令他担心孩子已经遭遇了不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朱鹏英 UN603

他花7年拍下三峡巨变,一张张全是遗照:别了,我的家

原标题:他花7年拍下三峡巨变,一张张全是遗照:别了,我的家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摄影师颜长江,
出生在湖北秭归县,
这里是…

原标题:他花7年拍下三峡巨变,一张张全是遗照:别了,我的家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摄影师颜长江,

出生在湖北秭归县,

这里是三峡工程的所在地。

1990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后,

他便进入媒体工作,现生活在广州。

2000年,三峡拆迁要开始了,

颜长江从没见过如此风云壮阔的现实:

千年古城,历史文化和文物,

甚至几百万人的生活轨迹,都可能因此改变。

他觉得自己必须去关注、去记录。

大溪新镇望峡口 2003

涪陵区蔺市镇 击鼓的妇女 2003

巫山县青石 三个等船的青年 2002

云阳旧县城 江边拾荒者的孩子们 2003

于是从2002年起,他用了七年时间,

十几次往返三峡库区,拍下2000多张底片:

拆迁中的城镇、景观,

长江边那些可爱的人们……

到后来,记录性的拍摄已无法表达他的情绪,

他便加入了行为艺术,

甚至把自己吊在山水间。

颜长江在长江边

10月26日,颜长江的《三峡》系列摄影作品,

开始在兰州国际影像双年展展出。

前段时间因为筹备展览,他回到四川宜宾,

到了长江边的时候,

甚至很自然地跪下了。

一条来到颜长江位于广州的工作室,

与他聊了聊多年前的三峡之行。

自述 | 颜长江 编辑 | 陈子文

颜长江在广州郊区工作室 2019

2016年底,碰上了些事而处于焦虑中的颜长江,在广州北郊的山谷里,找到一间破屋子,租了下来。打算改成工作室,一块安静隔离的自处地。环顾四周,草木疯狂生长,蚊虫猖獗,十分野生。

在这样的环境中,颜长江觉得特别安心。造小瀑布、园景,敲敲打打些家具,和朋友折腾了小半年,终于把这改出了些样子。平时一有空,他就从城里开车40分钟,上山,在这写写字,看看山和云,到不远处的水库边走走。

颜长江的童年记忆,便是跟大自然在一起。

颜长江1968年出生在湖北秭归县茅坪镇,西陵峡庙南宽谷南岸的一个小溪谷里。小时候宜都市生长,在河里游泳的那种畅快自在感,他现在都记得。1990年大学毕业后,他便到了广州工作,经历纸媒的黄金年代。

媒体的工作之外,颜长江是一位摄影家、策展人,曾获得平遥、连州摄影大展奖项,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也写过三本关于三峡的书。

颜长江说自己的个性是属于“长江边人的性格”,果敢、洒脱。就像他拍下的三峡照片,浓郁的色彩,浓烈的爱与哀。

以下是颜长江的自述。

秭归县泄滩中学 2003

奉节旧城 观水的人们 2003

巫山县大昌镇 城门前面的大宁河 2003

七年间,拍下三峡的2000多张“遗像”

2000年,三峡的拆迁就要开始了。

三峡工程的所在地基本上就是我的出生地,它是我生长的地方,一下子情绪就被挑起来了。确实没见过这样浩瀚宏大的历史和现实,我必须去关注。

当时我已从文字记者转向摄影。从2002年开始,我就用了七年的时间拍三峡。

拆迁秭归城城门 2002

涪陵城全面拆除 2002

奉节县城依斗门 2002

小时候对三峡的记忆还是一个古典社会,跟大自然相依相存。到我再去的时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屈原那个时代以来的文化和文物,包括那些可爱的人,都在你眼前慢慢消失。

天变、地变,人也走了、城也走了。它当时真的是超现实的,感觉是灵异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混合在一起,历史和现在在穿越。

颜长江手绘的拍摄路线图

我的拍摄,就跟着三峡工程的施工、落成和涨水这几个节点走。哪几个城市要被拆迁甚至爆破,就有一种抢救性的拍摄。

尤其到了工程落成之后,开始蓄水。因为水是从东边开始涨起来,从湖北慢慢走向重庆,我便从东边拍到西边。像坐公共汽车一样,每到一个城市拍那么一两天。

一切就这样向你迎面扑过来。不管我这个摄影师、还是我拍摄的对象,都要诉说。

长寿区扇沱村 王爷庙 2005

云阳县双江镇 王维苏东坡来过的下岩寺 2003

忠县 悟惑寺壁画 2004

我拍了很多文化象征物。实际长江边每个城镇在古代相对富裕,桥梁,庙宇,碑刻……是非常多。每个镇都有所谓“九宫十八庙”,张飞庙,王爷庙,禹王宫,都是保护江上行船的。

涪陵 蔺市 龙门桥 2003

利济桥遗照

我还拍了很多桥。山水画里,优美的山水出现时,必然有很好的桥。长江边的桥都建得非常合适,优美、工整。

无夺桥、无伐桥、无暴桥,是巫峡纤道上绝壁中开出来的桥,它们都在淹没前拆掉了。

万州区磨刀滩 海安桥 2006

万州的海安桥,现在还保存完整,蓄水到不了那里。石黑瀑白,溪小桥高,空山无人,人好像进入另一个世界。

秭归县香溪 王家吊桥 2002

三峡这个地方不同一般。它两千年的文化积累,它美丽的自然和艰难的生活方式,造就了那里人的独特性格。

我的出生地秭归是山城,也是古城。在这样陡峭的城,太慵懒,是活不好的。那里的人活得非常有劲头,还会种花养草。

奉节 江坝石信号台 2003

涪陵城 小店闪出个姑娘 2002

到了奉节、巫山,生活是沸腾的,比较有世俗享乐气,人性得到充分释放,茶馆、歌厅、美食都发达。

巫山 因无夺桥拆迁而堵截成水库的杉木瀼 2003

很多人可能没有见过那里的激流,哪怕几千吨巨轮都可能在江上颤抖;待稍稍平静,一转头见山青峰碧,又在欣赏美。

重庆木洞 长江渡船上的新生儿 2007

很多场景它非常神奇。比如离重庆市不远的木洞镇,我坐渡船时,就看见一位产妇,她从峡谷的山上下来,结果坚持不到河对岸在船上生了,就在我眼前出生。最后孩子没地方放,放在麻将桌上,因为四川人爱打麻将,坐个船个把小时也要打一轮。

巫山县城 玩耍的少年 2002

这个孩子,他在码头上捡到了那些包装冰箱、电视机的塑料布,他就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一群孩子在巫山城下面奔跑,而这个城马上就要消失。

巫山县碚石 刚穿过巫峡的小船长 2003

2003年一月份,我和我哥哥一起在三峡里面行走,到了巫峡这儿,很危险、走不通了,我们就租用了一个小船。船长是个只有十七八岁的男孩,带我们走过了这么艰难的路程。

这孩子肯定就是一个农民,没读过太多书,但你看他的姿态和眼神,未来必然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巴东纤夫 2002

忠县曹家乡 冉家祖坟和后人 2003

巴东境江边渔人 2003

事实上在长江上面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他们都有相当的气质,四川话叫“耿直”,我还加一个叫“洒脱”。

杜甫以前住在夔门的时候,写下了他一生中三分之一的诗歌,其中有一句“峡中丈夫绝轻死,少在公门多在水”。他就说这个地方的人很奇异,不愿当公务员,只愿在水上搏斗。

坝上,2003

蓄水时节 云阳县客船服务员王丽 2003

涪陵区蔺市镇 江滩上的农人 2003

因为每天的生活都跟生死有关,他们的性格是勇敢的。非常通达,对人非常好,也很看得开,他们甚至富有诗意。

所以我不敢歧视那里的普通人,他们就像朋友,甚至说很多老人像我的老人,兄长就像我做人的模范一样。

云阳县新县城 发廊员工合影 2003

某一天,我觉得我身上够脏了、要洗洗头的时候,我走进了云阳县的一家发廊。理完发之后,我对发廊的这些员工说我给你们拍张照片,他们都很高兴。你看他们的气质和形态,都是不俗的。

渝北区洛碛镇 马上就要拆除的茶馆 2008

江滩都要搭很多棚,当做茶馆让你等船,我吃了一碗豆花饭,大概两块钱,一个老人家对你很优雅地吃着,还戴着礼帽。他告诉我,他原来就是长江上跑船的,对每一个长江边的古镇富有感情。洛碛镇马上就要拆迁,所以他就到那儿看一眼。

巫山大昌镇 温家大院的女儿 2002

在那里的人很好打交道,缘分无处不在。在大昌也是,小女生她自告奋勇地给你做向导,第二天,她分开会流泪,然后再永远没有联系。

作为一个摄影家,碰到三峡这样的地方是幸福的。我每次可能只会按一次快门,因为有太多东西可以拍、太多好的画面可以获得了。

2003年5月25日,巫峡神女峰下青石村江滩

纪实摄影已无法满足情绪,

用行为艺术自救

拍了一年多的纪实摄影后,我眼看着这些美丽的风景和人文要消失,很痛苦。

光靠把它记录下来已无法表达我的感情,我跟这些要消失的对象,我们彼此都需要安慰,需要与传统的三峡告别。

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埋黑匣子这个方法。

黑匣子内装着颜长江的珍贵记忆

2003年5月27日,瞿塘峡西口礁石,背景为三峡标志夔门

奉节城遗址 2004

长寿区扇沱村江边语录牌 2006

原理就是飞机失事以后,我们首先要找到它的黑匣子,它记录了飞机的秘密。

我这个黑匣子里面装的,是关于我们文化历史和现实的珍贵记忆。马上要涨水了,我就把黑匣子埋在这一个个地点:巴东、奉节、夔门、茅坪、扇沱……

事隔多年也许几百年之后,可以通过考古学家或者潜水队员,它们会被发掘出来。

云阳双江 下岩寺 2006年9月25日6时

传统的三峡200公里,真正的三峡库区是800公里,从宜昌一直到重庆。它是中国相当重要的一个文化走廊,我们叫它母亲河,叫它龙的传人。

到了2006年9月,再涨一次水,内心更加受不了。怎么办呢?怎么宣泄一下呢?我要增加点力量。我就直接把自己吊在这里。

长寿扇沱 王爷庙 2006年9月23日19时

我和这山水永远在一起,就是这个含义,“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光”。

拍了一些场景,这个碑、亭子、戏台,背景也还有长江大桥,或者轮船。如果我哪一天能死在这个优美的场景里面,我会觉得非常舒服。

长寿区扇沱 王爷庙后留影的教师夫人 2006

涪陵区李渡镇 2006年9月

重庆洛碛镇 幸存的街道 2007

长寿区 长江水 2005

巴南区木洞镇 江滩 2006年2月

万州附近 日出 2006

重庆市渝北区太洪冈 礁石上的佛 2008

直到2008年,汶川地震,三峡一定程度上也已经尘埃落定,发生了更大的事情需要我们关注。我停了下来,完成了三峡库区的拍摄计划。

真的这个历史事件结束之后,最后是平静的。

这七年间,往返三峡有10多次,拍了2000多张底片。我的感情是外放的,颜色非常浓烈,人物非常悲情。

在三峡即将出现巨大变革的时候,为它留下这些值得纪念的场景,是非常庄严的选择,确实想给它拍下“遗像”。

相机我用的哈苏,中画幅,比较端庄,同时我的姿态是必须俯下身去拍,我对这个地方也是恭敬的。

不仅是我,包括一些文化人、一些国外的摄影家他们都高度关注这个地区。我是比较显象地把我们几十年的社会变化,融合到每一幅画面里面。希望哪怕过几百年,它也能让人有所感受。

颜长江于武大读书留影 摄于1980年代

用摄影抚慰青春的苦闷

我们1980年代读大学的人,一般都还有一点家国情怀,选择做记者这个职业我是很开心的。以前做文字记者,最高峰的时候,曾经在头版做长篇特稿连载,因为你这个文章提高了10%的报纸发行量。

但是,我因为长期有一颗美术的心,1998年转向摄影。

中国新闻摄影的黄金时期,大概2000年前后。中国当代摄影师基本上是这条路:一开始在媒体做摄影记者,在新闻摄影的观念上向国外看齐;再很快发现这个不够,自我还无法完全体现,就变成了以摄影为媒介的艺术家。

这是我们中国摄影界的一个现象,不仅广州这样,北京、上海,尤其是成都、重庆也是这样。

《纸人》系列 1997-2007

最早是《纸人》系列。1997年我做专业摄影记者的时候,到乡下采访,发现老百姓有做纸人。当时就觉得它们才是我的朋友,我愿意跟它们交流。

我便把它们摆放在山坡这些外景,跟它们对话,然后把它们拍下来。这个过程很自我满足,青春苦闷,它有很大的安抚作用。

2013年,在湘粤古道上拍照

人到中年,通过创作超越跟现实的纠缠

我在三峡地区有个好朋友叫肖萱安,80年代就是中国最早的先锋摄影家之一。拍摄“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光”时,我是请他帮我按下快门。不过他对哈苏相机不熟悉,经常要我吊个半死才按下来。

作为老朋友,我们谁都不想抛弃谁,后来就干脆合作创作《归山》《谁的房间》,它恰好是我们两个人心态的共同反映。

我们从1970年代到新的世纪,只要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摄影家,创作之路多少会有点痛苦的。如王维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你走到最后没有路了怎么办?就需要超越跟现实纠缠的层面。

《归山》系列 与肖萱安合作

《归山》很明显,就是在更高的层面去看待我们这个世界。我们把动物标本,摆回到它生活的地方。整个场景看起来是活的,但事实上它的身体、它的灵魂已经死了。

从我们俩共同的母校武汉大学开始,从学校的森林和旁边美丽的东湖,一直拍到粤北的高山上。一个个人、一个个生命,和大自然、甚至跟整个宇宙的对话。

《谁的房间》系列 与肖萱安合作

摄影家的灵感,有时候可能五六年才出现一次。

2012年,我和肖老师一起到我曾生活的地方看了看,就是三峡大坝的附近。我们在悬崖上发现了一座被废弃的楼房,大概是以前修三峡公路的工人住过的工房,里面的场景很有趣。便在那创作了《谁的房间》。

《归山》的里面是没有人类的,是动物代表生命和世界对话;而“房间”是人类的,人已经消失了,人的痕迹现在被动物所占据。

这个优美的白鹤,它在破败的房间里,旁边还有死去的鸟类。

《房间》系列的颜色相对艳丽,在艳丽的色彩里面,死亡会获得一种极端的审美感受。

再次回到长江边,自然地跪下了

现在我仍旧在媒体工作,这份工作让我跟主流世界保持着相当的互动,能够让我把握中国的脉搏。

其实回顾拍摄三峡的那些年,我的心态也很有意思。

完成的三峡这个专题,我得到了太多的展览机会,也得到了一些经济上的回报之后,其实我在精神上,陷入长久的失落、空虚,甚至痛苦。梦到那里的水还在流动,梦到我还在那里拍摄。

我们在三峡,当时的状态是非常幸福、非常纯粹,吃饭睡觉这些世俗欲望都没有了,跟在城市里面谋生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当结束回到城市的现实,产生了巨大的落差。

就像爱情一样,当初是一阵热恋,但如果两人分手,或其中一个人消失,就变成伤害。我用了很多年去平复它。

现在做的作品比较少,年龄大了,冲劲没那么强,思维没那么敏感了。

最近因为做展览的原因,我到了四川的宜宾,这么多年第一次比较正式地回到长江边。在江边走了两天,很开心。那里的建筑、人,都跟三峡比较相似,也是有一点点哀伤了。

走到江边的时候,我甚至很自然地跪下了,向这个江磕头,那是我的河流。

拍照是一种仪式,磕头也是一种仪式,这是我和这条大河之间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一周军评:航母不够,两栖舰来凑!

原标题:一周军评:航母不够,两栖舰来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美国海军的舰队航空力量虽然没有发生实际变化,却被来自美国…

原标题:一周军评:航母不够,两栖舰来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美国海军的舰队航空力量虽然没有发生实际变化,却被来自美国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高官的一句话迎头泼了一盆冷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海上安全形势,如何尽可能增强美国海军水面作战力量的核心,确实是让美国海军头疼的一件事;与此同时,叙利亚北部的军事危机看起来以惊人的速度获得了“和解”,但在这背后各方势力暗藏的心思,毫无疑问将会成为近东地区未来相当一段时间的重要“暗线”之一。

航母,更多的航母

10月22日,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报道了一个令美军颇为揪心的消息:美国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的司令汤姆·摩尔中将在国会听证会上承认,尽管美国海军正尽力而为,但“福特”号航母的首次部署行动很不仅已经不可能按照原计划在2018年进行,甚至还有可能推迟到2024年。

尽管2017年理论上就已经“服役”,但“福特”号迟迟不能服役的洋相确实不小

这长达五年的拖延,其中既有“福特”号在服役之后试航期间暴露出的不少问题,包括电磁弹射器的可靠性,蒸汽轮机的故障,全新的武器升降机无法使用等等,另一方面则在于国会和美国国防部要求“福特”号在正式进行部署前必须先进行航母全舰抗冲击测试,以更好地检验“福特”级上各种新技术在冲击下的可靠性,并对相关设计进行改进调整。

抗冲击测试对于美国海军的水面舰艇来说算是一门“必修课”,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海军就开始进行“全船抗冲击试验”,以检验舰艇的生存性设计是否满足承受附近水下爆炸的能力。接受测试的水面舰艇通常要受到来自舰艇附近水下爆炸物(可能是水雷,也可能是特制当量的爆炸物)产生的冲击波的直接冲击,并检测在此之后舰艇上主要结构以及各类设备所受到的损害情况,以便美军能够对同型号舰艇的相关结构进行增强,或者在后续舰艇的建造中运用相关的改进设计。

1987年,尼米兹级航母才进行了抗冲击试验

美国海军诸如“尼米兹”级航母、“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圣安东尼奥”级船坞登陆舰等现役主战舰艇都进行过相关试验。美军为了确保进度已经拖延的“福特”号能够少耽误事儿,一度希望将该级舰的全舰抗冲击测试推迟到二号舰“肯尼迪”号服役后进行。虽然这在美国历史上也不乏先例,但强硬的国防部和国会还是否决了这一转圜方案,让“福特”号的服役延迟雪上加霜。

按照相关法案,美国海军需要有至少11艘航母,但在2017年“企业”号退役后,“福特”号服役之前,美国已经到了需要国会通过豁免法案来面对无法回避的短暂“10艘航母”时代的境地。但即使在“福特”号服役之后,由于该舰目前迟迟不能进行实际部署,等于该舰的实际战斗能力在2025年之前基本也指望不上,这也意味着美国海军实际上的“10艘航母”时代从2017年开始,没准要持续8年才有可能结束。

届时,世界上是否会重现“三航母国家”也未可知

就在这几年中,剩下的10艘“尼米兹”级航母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仅在目前,美国海军就不得不同时面对好几件有关航母整备的麻烦: “杜鲁门”号航母打击大队的护航舰艇从8月开始就已经出海执行部署任务,但预定同时出发的“杜鲁门”号航母却由于应急电力系统的问题迟迟无法出发,其部署行动已经推迟了至少两个多月;而“布什”号航空母舰目前正在进行为期两年的维修保养工作;“艾森豪威尔”号虽然刚刚完成了维护,但仍然处于出厂之后的人员设备磨合阶段,至少2-3个月内无法形成可靠的战斗力;由于缺少能够出海的航母,“林肯”号又不得不延长其原定的海上部署时间,导致其使用效率下降,回港后的维护时间也要延长……尽管美军有11艘航空母舰,但目前这个时间点上,能够在海上随时听候调遣的,其实只有超期执勤的“林肯”和西太平洋的“里根”号两艘航母。

由于“里根”号常驻西太,“林肯”就成了眼下美国海军的“救命稻草

由于美国海军可用航母数量的减少,美国航母在全球的部署在近年来也逐渐呈现“拆东墙补西墙”的尴尬情况。虽然“里根”号航母常驻西太地区,但由于需要进行日常的维修补给,加上各类必须的训练活动,一年之内能够出海部署的时间也只剩半年左右,剩下的时间美国海军必须从印度洋水域调来航母“救场”,或者让返回美国西海岸以及从西海岸出发的航母在西太平洋“滞留”一阵以显示存在感。

但即使这样,美国航母在西太平洋的“空窗期”时间也越来越长。2018年,西太平洋的美国海军虽然有“卡尔·文森”和“罗斯福”号反复帮衬,但在西太平洋地区还是有70天的时间没有部署状态的航母。这其中2018年1月有22天,5月有28天,12月有20天,每一次的时间长度都足以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战役行动;2019年到现在为止的10个月里,整个1月份,3月中下旬连着整个4月,以及9月上旬,加起来已经有超过80天的时间,在西太平洋上没有处于部署状态的美国航母了。

这样长的时间窗口明显有利于各种大型战役的事实

也正是因此,尽管美国海军对于让两栖攻击舰“客串”航母的举措一贯不太热心,担心国会议员或者媒体舆论发现其成本上的优势之后会动摇大型航母在美国海军中的地位。但现在却“很诚实”地进行有关两栖攻击舰与F-35B进行组合的尝试。10月初的时候,美国海军“美国”号就曾经被拍摄到搭载了海军陆战队第122战斗攻击机中队的至少13架F-35B战机在海上进行训练。

“美国”号是美国海军目前仅有的两艘取消了船坞,以航空作战为中心的两栖攻击舰,舰上的机库空间和航空燃油、弹药储备量都要比普通的两栖攻击舰更大,因此更能发挥其战斗机群的战斗能力——毕竟F-35B目前还是实际上少数几款现役的五代机之一,其本身的性能就能压倒大多数国家的航母舰载机甚至岸基战斗机,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两栖攻击舰作为航母时在舰体设计上的不足。虽然这样的“客串航母”毫无疑问缺少诸如舰载预警机、电子战飞机等关键性的配套型战机,如果没有来自周边的岸基预警机和电子战飞机的支援,最多只能当成一艘轻型航母,无法完全匹配其满载排水量4万吨的吨位。不过即使这样,部署了F-35B的两栖攻击舰也已经被美国海军作为一种重要的补充手段加以运用。从去年3月开始,美国海军“黄蜂”号两栖攻击舰就已经搭载多架F-35B战机部署到西太平洋水域。

太平洋上的两栖攻击舰现在也成了重要的装备补充

如此一来,今年1月、3月、6月,都有搭载F-35B战机的“黄蜂”号两栖攻击舰在西太平洋执行巡航任务,今年2月,同样有F-35B的“埃塞克斯”号两栖攻击舰在这一海域过境,如果把这些都勉强算作“航空母舰”,则之前那80多天的“欠账”现在就只有40天左右,且其中只有一次长达19天的整段空白,有可能为假想敌所利用。

尽管可以确信,“福特”级目前所遇到的各种麻烦都不大像是伤筋动骨的根本性缺陷,而更多只是美国新型航母服役之初在技术和使用上不成熟带来的烦恼,但这样的烦恼引发美国海军战斗力的下降却是实打实的,如何利用这一部分航母缺位带来的空隙,某种程度上,也正是美国的假想敌们值得思考的。

北叙利亚的未来

在土耳其政府10月9日宣布在叙利亚北部发起军事行动之后,由于在这一地区的美军部队奉命南撤,俄军与叙军则尚未赶到这一地区,实际在这一地区发生的交火双方十分“单纯”地变成了土耳其军队与库尔德人武装之间的战斗。尽管土军投入的兵力兵器规模相当庞大,作战手法和节奏也相当谨慎;失去了外界军事援助,只能依靠库存和黑市军火支持作战的库尔德人武装也缺少足够的武器装备来进行阻击作战,但至少在第一个星期里,土军取得的作战进展与这实力对比显得并不成比例:沿着土叙边境全面全面推进的目标并未实现,所谓30公里的进攻纵深也几乎没有地方完全达成。

近期的叙利亚局势照片,可见土耳其实际占据的领土距其最初的设想差距不小

不过情况在上周的10月17日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当天,前往土耳其斡旋的美国副总统彭斯与土耳其总统埃尔杜安举行了会谈。尽管在此前面对美国政府对土耳其的强硬措施,埃尔杜安一度表示不会和彭斯举行会谈,也不会停止土军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但在二人的会谈之后,双方“意外”地宣布,美土达成协议,土耳其将暂停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120小时,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将在这5天内从土方划定的“安全区”撤出。作为回报,美方将不会对土耳其实施新的制裁,而一旦土耳其在叙北部实现永久停火,美方同意撤回现有对土制裁。

有关谈判的细节在随后几天里被相关媒体透露出来,美国方面同意了土耳其有关在土叙边境设立设立纵深32公里、长444公里的安全区,并在其中设立12个观察站的要求,并确认这一安全区将由土耳其军队控制。美军则将撤出这些地区,只保留一些部队在叙利亚东北部油田附近的村庄中,以“防止‘伊斯兰国’和其它团伙可能到来利用这些资源”——事实上美军确实是这么做的,他们在撤退之后,据称又出动了空军力量,将其之前使用的基地彻底摧毁。而土军则在一方面监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撤退的同时,依然坚定地拒绝与叙利亚政府军或者库尔德武装进行对话——毕竟二者在土耳其政府的话语体系中都不是“合法”政府。

土耳其压倒性的军事优势是其大胆行动的基础

与此同时,随着俄军与叙利亚政府军的部队开始进入库尔德武装先前的控制区,外界原本期待土耳其与俄罗斯、叙利亚一方会发生些什么,但22日当土耳其宣布的停火进行到最后一天的时候,埃尔杜安前往俄罗斯索契,与普京在那里展开了长达6小时的会谈,并宣布通过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俄罗斯基本上默认了此前土美两国协议中土耳其对于叙利亚北部边境地区的处置要求,而土耳其则宣布正式暂停在叙利亚的“和平之泉”行动。作为对这一行动的某种“保障”,俄军在23日正式进驻到了叙土边境的科巴尼,并宣布俄土两国将在“和平之源”行动区以西和以东除卡米什利市外距叙土边界10公里地区进行联合巡逻。为了保障这一行动的顺利进行,俄军还在25日向叙利亚派遣了300名军事警察,以及相应的巡逻装备车辆。

高挂国旗的巡逻车,唯一的区别是过去是美国人这么干,现在轮到俄罗斯了

围绕叙利亚北部的问题,美俄两国先后在叙利亚政府和库尔德人组织都不在场的情况下,与出兵入侵的土耳其达成协议,并基本默认了土耳其的主张和要求。这一事件的既视感实在是太强,以至于在中文舆论圈子里,有关美俄与土耳其达成协定而叙政府与库尔德人沉默无声的故事,一会儿像是日俄战争的翻版,一会儿又像是“慕尼黑阴谋”再世。

历史的押韵看起来很相似,但永远不是完全相同

不过从实际的情况看,看起来是“最大输家”的叙利亚政府在这件事情上却多少有些闷身发财的意味:原本叙利亚政府军在经历了长达8年的漫长内战之后,虽然得到了来自俄罗斯和伊朗的大力支援,但其作战部队的规模比起2011年时依然受到了严重的削弱,由于叙军能够进行机动作战的部队数量有限,虽然这支部队得到了不少俄制先进装备,但在对叙国内残余的武装分子进行清剿时,更多时候只能集中全部主力,“目标有限”地逐片消灭(很多时候甚至是“驱逐”)盘踞在叙利亚境内的反政府武装和恐怖分子。而当叙军主力对抗时“叙利亚自由军”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面对库尔德武装在叙利亚境内的发展壮大,政府军虽然并不完全乐见,但多数时候也只能听之任之,与其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关系。而在土耳其发起军事行动以后,尽管很难说库尔德人与叙政府就“一致对外”,但生存的压力迫使库尔德人对同样是来阻止土耳其军队的叙政府军更加友善。叙利亚政府军不仅在短时间内就进入了包括阿勒颇省重镇曼比季,科巴尼等地在内的叙北部和幼发拉底河西岸的多个地区,还借此机会在伊德利卜南部前线发起了新的攻势。而得益于美俄与土耳其达成的停火协议,土耳其军队不仅目前暂停了军事行动,也失去了趁叙政府军在北部立足未稳就将其击退的机会——俄军与土耳其的共同巡逻更是等同于俄军对土耳其军队的武装监督。

相比叙利亚军队,库尔德武装情况更加糟糕

相比叙利亚政府军,库尔德武装的损失显然更加明显,但这实际上是土耳其发起攻击之时就几乎注定的事情。库尔德武装与俄罗斯、伊朗以及叙利亚政府军都算不上盟友,而唯一之前援助过它的美国显然也不会为了库尔德人就抛弃铁杆盟友的土耳其,加上库尔德武装本身就缺乏精锐的作战部队和充足的武器弹药,无力独自对抗土耳其军队,如今能够获得美国、俄罗斯以及叙利亚政府军的联合支持(虽然是各怀心思),获得不同程度的保护,目前看来已经是个不错的结局了。

由于目前叙利亚政府军实力有限,加上还有伊德利卜等地的战斗尚未解决,短期看来,除非土耳其出尔反尔,否则叙利亚北部的停火局面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但随着叙政府军未来实力的不断恢复,如今权宜之计的停火将会如何发展,很可能将会成为近东地区未来的重要不确定因素之一。

先解决伊德利卜,然后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黄益平:宏观审慎政策可以提高国内宏观经济稳定性

原标题:黄益平:宏观审慎政策可以提高国内宏观经济稳定性

全景网10月27日讯 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等机构共同推出的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今日在沪举行…

原标题:黄益平:宏观审慎政策可以提高国内宏观经济稳定性

全景网10月27日讯 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等机构共同推出的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今日在沪举行。CF40/SFI 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

黄益平表示,宏观审慎政策,可以进一步提高国内宏观经济的稳定性。他举例,假如中国人民币汇率政策,从固定汇率、不太灵活的汇率,变成相对更加灵活的汇率,是有利于进一步提高宏观经济稳定性。(全景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